生活隨筆

小丰子留美求學記~大冒險篇

新竹高中大學長~台北市市長柯文哲2016年1月9日凌晨5點起自台北關渡出發,騎著自行車成功挑戰台北至高雄的「一日雙城」成功 (二月底再度挑戰一日雙塔成功) 後,柯P在其臉書的留言讓版主心有戚戚焉,萬般感觸湧上心頭。版主在1995年曾赴美求學兩年順利取得MBA的學位迄今已經超過20年,利用這個篇幅聊聊20年前的留學記,除了幫自己人生很重要的轉捩點做點紀錄,並分享一些當年赴美求學的點滴鼓勵大家勇於冒險犯難,開創新局。

小丰子紐約行  

 

1.   啟程:

1995年8月初,帶著離愁搭上由桃園機場往紐約(New York)甘迺迪機場的華航班機,計畫前往紐約市立大學勃魯克學院(Baruch College)求學。在90年代役男出國是被重重管制的,當年男生出國求學通常也是第一次踏出國門,面對未知的國度心情除了興奮與好奇,總是滿滿忐忑不安的。「第一次出國,又是去美國念書不害怕?」呵呵,現在想想應該要很害怕才對,不過當年卻一點也不怕。面對未知的冒險犯難,【無知+夢想】往往是勇往直前最大的力量。1995年台灣還在電視老三台的最末期,也沒有Google大神,國人對美國的印象只有每年的威廉波特棒球賽電視轉播及電影裡的場景。因為對要去的國度所知無多,感覺上就像高中畢業由苗栗竹南老家上台北念大學一樣,只覺得就像去另一個未知都市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柯文哲市長挑戰「一日雙城」成功後在其臉書的留言: 「我常說,如果有完全把握才去做,那沒有幾件事可以做。臺灣是一個海洋國家,海洋國家的性格就是冒險犯難。面對困難,應該要問「怎麼做到?不怕失敗,才有機會成功,成功和失敗唯一的差別,就是意志力而已。人因有夢想而偉大。我一個56歲的阿北,花19小時52分,從臺北騎到高雄。請你要相信自己,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夢想,不管會不會成功,只要開始做,就有一半的機會成功。」

或許這種勇於冒險犯難的精神是新竹中學畢業學生的共同基因吧!柯P的見解,完全認同。

 

 2.  生座談會: 我適合念MBA(商管碩士)嗎?

抵達美國紐約後,在台灣同學會學長姐的協助下,大家陸續找到安頓的住所,正式展開留美求學的生涯。為了讓研究所新生了解在Baruch 求學的注意事項,台灣同學會學長姐假紐約法拉盛區中國信託二樓舉辦一場新生說明會。當天Baruch台灣同學會幹部分享他們一年多來在美國的求學經驗,其中一位被暱稱”黃金小獵犬”的學長一番經驗分享,讓人震撼。

黃金小獵犬: 「 各位學弟妹大家好,我是xxx。我當初申請Baruch是Major 財務(Financing),但現在改主修會計(Accounting)。我要跟大家分享的,不是如何轉系,而是在美國就讀一年後的省思。這一年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我適不適合念MBA(商管碩士)嗎? 」

「蛤! …」 (全場新生譁然)

黃金小獵犬扭了扭矮胖的身軀不疾不徐娓娓地說: 「 開學後,你們就會發現班上有不少同學是Part-Time進修的紐約上班族。每次下課空檔,我都發現這些同樣主修(Financing)的美國同學都是拿出華爾街日報看看最新財經新聞或是與同是紐約上班族的同學聊聊財經資訊。可是我發現包括我的大部分台灣同學,似乎對這些財經資訊沒太多關心,聊的談的大都是台灣的影劇或是政治八卦。美國的上班族同學是為了充實自己學識不足才來進修,而我們呢? 當初為什麼選主修財務,其實自己也不清楚。改主修會計,是因為Baruch會計研究所畢業學生考上美國會計師執照是全美前三名之一,感覺上以後順利拿到美國會計師執照後求職會比較有保障,如此而已。即使如此,看到美國同學求學態度,我還是懷疑自己未來是否可以跟他們競爭,到底自己該不該念MBA? 」

「嗯 …」 (全場新生默然)

「 跟大家講這些並不是要潑大家冷水,而是想告訴大家既然花了這麼多的錢來美國念書,一定要拿出像美國同學一樣展現強烈的求知慾,入寶山不應該只是拿個學位然後空手而回。共勉之!」

一場新生說明會,收穫頗多。臨去時,把背包內準備搭地鐵閱讀的世界日報影劇版與體育版(紐約當地的中文報)心虛地偷偷丟到垃圾桶裡。

BARUCH COLLEGE

 3. 競選同學會會長

紐約Baruch College台灣同學會會長通常是第一年上學期中旬就會由新生中遴選出新的同學會會長。小丰子因為個性熱心公益加上大學時代積極參與社團活動,所以被當時台灣同學會會長推薦出來競選新會長。原本自認同屆同學大半都是政大台大畢業的學生自己是少數私立大學畢業且又是有史以來台灣同學中托福分數最爛只是靠社團/工作經歷及不差的GMAT分數勉強申請到的自知能力不足所以一再推辭。後來,確定出來競選的是位形象不佳的田僑仔同學,幾位好友同學鼓勵下,最終決定出來競選會長,挑戰自己的極限。

雖然根據情勢,選上的機會很大。不過,要出來競選,該做拉票動作仍不可免。投票前一天晚上,到曾任台大學生會總幹事的Wayne宿舍做最後拉票努力。

Wayne: 「這是我幫你蒐集到我們這屆同學的名單與聯絡電話。你就在我這裡打電話給同學們拉票吧! 」

小丰子: 「喔! 了解。」於是拿起電話一一打電話給名單上的同學,莫約一個小時就放下電話。

Wayne: 「都打完了嗎? 這麼快! 」

小丰子: 「喔該打的都打完了。」

Wayne: 「蛤,該打都打完了? 你沒有全打喔? 」

小丰子: 「只剩幾個是xxx陣營的人,他們不可能投我,所以沒打。」

Wayne臉色大沉嚴肅的對小丰子說: 「同學,你是出來選什麼?」

小丰子: 「蛤,選同學會會長啊!」

Wayne: 「既然是出來選會長,以後對手陣營的同學都是同學會的成員。你現在就要展現當會長的大氣,一視同仁都打電話去爭取支持。你的電話大概不可能得到他們的投票支持,但卻有機會爭取他們未來的支持。呵呵,乖乖去打電話吧!」

聽完Wayne一語,小丰子滿是慚愧,只能硬著頭皮打給這些對手陣營的同學。事後證明Wayne是對的。這幾通電話雖然沒有拉到對手陣營的票,但卻爭取到他們後來的支持,尤其是後來下一屆新生報到需要車隊接機時,他們的車隊幫了很大的忙。深深感覺,當一個領導者雖然不能讓每個人都喜歡,但要讓大家不討厭你並不難。心無偏見一視同仁,最終會獲得大家的支持與肯定

4校舞會    

雖然最後順利高票當選同學會的會長,但小丰子並沒有喜悅而是滿滿恐慌。當初遲未出來競選的最大原因其實是曾在大一下競選社團社長慘遭滑跌蘆的慘痛經驗。長期以來,小丰子都自認是個稱職的幹部,但卻不是個好的Leader,這才是出來競選會長最大的心魔障礙。後來想想,黃金小獵犬在新生說明會的一席話提醒自己放棄台灣前程似景的工作與家人,為了不就是要習得成為專業經理人的學識嗎? 今天有這機會成為一個社團的領導人,不就是一個很好的試煉嗎 ? 為何要懼怕?出來競選會長,算是勇敢挑戰自己的心魔。但選上了,卻可能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為了這件事,打了個越洋電話給在救國團張老師任職的姊姊,求教如何當好一個領導者的方法。

姊姊: 「我沒辦法在電話裡教會你如何當個好的領導者。只能提醒你,你已經二十幾歲了,相信在學校在社團或是公司應該曾遇過你所認同的好領導者。想一想你為何認同他們? 他們的所作所為是什麼呢 ? 不懂怎麼當就先模仿就好了。」

姐姐的一席話如醒鐘敲醒了小丰子。小丰子在當時最欣賞的領導者是新竹中學惠他社的社長~鄭正鈐(現任新竹市議員)。當時社團幹部臥虎藏龍,論才能並非頂尖,但他卻可以知人善用並不斷擴大舞台讓幹部們可以發揮所長。時時關心幹部願意給幹部舞台,不是搶他們風頭自然讓各路英雄好漢願意投效。後來小丰子就謹守這個管家(僕人)式領導風格,找到很棒的幹部群~格南威銘及一輩子的兄弟們~六大寇 (The Six Baruchers)

 

4.  台灣第一類組榜首的學姐

Baruch college學長姐臥虎藏龍,從同學聽到有位原本就讀到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MBA的學姊轉來念Baruch College。Baruch College雖然也是美國排行百名內的知名商學院,但比起普渡大學商學院排行還是遜色不少。好奇心使然,剛好有個機會遇到這位學姊,並跟她聊起這件事。

小丰子: 「(鬼扯閒聊) ……戴學姊,聽說你原本是念普渡大學的,冒昧想問一下當初什麼機緣下轉來我們學校的。」

戴學姊: 「喔,就在一場講習會時,遇到Baruch College教務主任聽了她對Baruch的介紹覺得還不錯,加上自己也想來大都市(紐約)讀書,所以就轉過來了。」

小丰子: 「 可是Baruch 與普渡大學排行差很多耶?」

戴學姊: 「喔,學校排行對我沒差啦。我大學念台大(國企系),當年大學聯考成績還不錯(其實是該屆第一類組的全國榜首),光靠這學歷就很容易找到工作。我喜歡紐約都會生活,Baruch很多師資與NYU一樣,但學費超便宜。念的學校排行多高,只是虛名,我在意的是可不可以學到我想學的東西及求學的環境。」

由於台灣留學生畢業後不具美國公民及綠卡身分,不是無法留在美國工作就是薪水因為沒有身分被剝削,這位戴學姊畢業後是少數畢業後就在華爾街找到正職工作,後來還被P&G挖角聘雇的台灣留學生。嗯,高手不失誤,失誤非高手。真正有實力的人,是不必靠冠冕堂皇的學歷與頭銜的

紐約

圖片來源: Baruch校友會FB社團

 

5. Marketing Research的加分題:

小丰子原本在Baruch College申請MBA的主修是國際企業(International Business),但因英文底子差加上花了不少時間在同學會上,研一成績未達標準,為避免無法在兩年畢業無顏見江東父老,研二時轉系主修通用管理(General Management),並選了兩門自己在大學時最擅長的Marketing行銷課程。由於行銷課都是分組討論分組報告,雖然小丰子的英語非常破,但靠著大學企管系時修練的深厚行銷學基礎與工作時自修撰寫SASS統計軟體,Market Rearch課程上完成的市調報告(由小丰子主筆市調資料分析與報告內容美國同學負責上台報告),獲得該課老師譽為是份"超專業級"的市調研究報告。期末考的考題,自然也難不倒自詡是行銷專長的小丰子。不過這位身高超過200公分在美國知名廣告公司上班的老師在期末考時忽然對大家宣布:「 我知道這班同學很多都是Part Time來進修的,工作忙碌之餘沒空讀太多書所以之前的考試或報告分數不太好。我出個加分題,會寫的就可以獲得加分。

同學們:「 Wow! 」 紛紛拍手叫好

老師 : 「 不過,我要事先聲明,這題若完全寫不出來的人,之前成績再好,這堂課都不會拿到A」 

同學們:「 蛤! 」 

在同學忐忑不安心情下,Marketing老師在黑板上寫了加分題:「 今年進入NCAA前八強的學校是那些學校 ? 」 

美國同學們大聲歡呼叫好,外籍同學們則面面相覤,呈現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局面。考試完後,有位心有不甘的中國同學跑去跟老師理論,認為這個加分題分明是在刁難外籍同學。

老師冷冷地回答: 「 運動是美國人最重要的興趣之一。如果一個頂尖的行銷人員對於目標用戶所關心的事毫不關心,相信他日後不可能成頂尖的行銷人員。所以若連這種這麼簡單題目都完全寫不出來的人,我很難給A! 」 

呵呵,幸好小丰子也是運動迷雖然有幾個學校因只知中文名以致拼錯英文名但順利在這堂課拿下A 。由於選修的兩科Marketing都拿到好成績,最後終於超過學校定的畢業分數標準順利如期拿到MBA學位。或許就是這位Marketing老師的叮嚀,讓年過40對網路不太靈光的小丰子設立部落格並成立粉絲團積極參與網路行銷世界的動力

NCAA  

 

圖片來源: 網路

 

6. 來自台灣:

Baruch college在紐約州是個大校,通常Baruch college台灣同學會長往往有很大的機會也會被推舉為紐約學聯(FTSANY,大紐約台灣同學會聯合會)的總召集人,所以小丰子也順利被選為某一任的紐約學聯總召。由於家訓是絕不能參與政治活動,參加學會或學聯純粹是為了回饋與服務同學的動機,怎知1996年李前總統喊出「兩國論」引起中共在台海試射飛彈導致兩岸陷入嚴重緊張關係。國難當前,身為紐約學聯總召集人自然就變成最佳的學生代表,也就義無反顧地與僑界與各校同學舉行一場在中共大使館的抗議活動及在時代廣場籌劃的台灣祈福活動。

TAIWAN

圖片來源: Baruch校友會FB社團

 

人在紐約台灣很渺小,總有一些國際上的歧視讓人沮喪與不平。尤其雖然都是來自台灣,總有一些同學把台灣同學視為毒蛇猛獸,深怕接觸了台灣同學會讓他們學不好英語…..。可是人在異鄉真正願意伸出援手的還是只有同是來自台灣的鄉親們

某日Baruch學妹打電話過來緊張地說 :  「學長,有個急事要請你幫忙。黃xx同學與xxx昨天開車去美國上州旅遊時被鏟雪車撞了出了車禍xxx受了驚嚇但人沒多大礙但黃xx被鏟雪車鏟到頭而重傷,目前人被直升機送到醫院加護病房我們已經通知他的家人盡快趕來黃xx同學還沒有脫離危險觀察期,我們發現只要在加護病房陪他說說話,他的腦壓就會降下來狀況會比較好一點,所以同學們決定在他們家人還沒趕來前輪流到醫院陪他。不過,醫院離紐約市開車要好幾個鐘頭,我們這屆沒有哪麼多同學有開車,必須請學長幫忙找學長們幫忙開車送我們去醫院輪班。」

遇到這種台灣同學急難事件,不費吹灰之力,馬上就召集好願意無償開車幫忙接送學弟妹前去醫院機場接受傷學弟的家人與安排好他們借宿的地方。非常幸運的,這位學弟後來恢復了健康,隔了半年又回學校完成未完的學業並順利畢業

在美國國際學生交流中心的美國義工們談到文化差異時提到:  「英文單字Friend,對於你們台灣人總翻譯成”朋友”,可以兩肋插刀的那種。但對於我們美國人而言,”My Friend”的意思大概等於你們的”I Knew him(我認識的人)” 而已。所以當美國人把你當作” My Friend”時,不要大驚小怪誤解真正意思。」

台灣很小,但小丰子的故鄉就在這裡我愛台灣,Taiwan No.1


 

1997年畢業以後,小丰子再也沒去過美國了當年的美國紐約求學的點點滴滴卻是永生難忘的回憶

NEW YORK

圖片來源: Baruch校友會FB社團

 

周星馳在功夫電影裡說 : 「做人如果沒有夢想,那跟鹹魚有什麼分別?」人有無限可能性,只要還有追求夢想的熱情,願意踏出去並且加倍努力,就有機會突破先天的侷限走出更寬闊的一片天。

夢想

圖片來源: 功夫劇照